leave

乡村的溪流中停着一只小船,天空是凋敝的灰色。我即将离开,回到白茫茫的梦境。
冬天的雨变得有气无力,仅仅是为了抹掉一点沉闷的雾气。时间在哭泣,凝结在黎明的帷幕前,却仍旧一言不发。第几次离开已经变得悠闲和从容,考虑的是能否提得动拖杆箱而不再是需要带几件外套。如果说生命应该在旅途,自己倒有一点像要玩世不恭了……
这种奇妙的隔离感什么时候才会消失呢……?
只说不害怕,就够么?却觉得没用……
再回来的时候大概依旧赤脚站在沉睡的土地上,能否用一个月的时间找回梦想?想要试试看……

有一天,可以说出“在我死去之前看到你实现你的诺言”,就好了。
2010.1.21
——
墨言的能力有限,所以如果蓝蓝看到这个,请随意使用优兔XD(喂
再次祝你的亲爱的生日快乐~
兔子飞去了(何
达令兔子想你……>///<
……思维混乱了……(抱头
果然不该连续几天看犯罪心理学(←美剧
——
刚才一位机场工作人员很焦急的挨个问人是到哪里的,一位姐姐问他怎么不叫他的名字来找,那个哥哥很气愤的说“捏本宁哦名字吾哪能晓得呀!⊙口⊙#”←
"日本人啊我怎么知道怎么念!"
捶地

留言

No title

寶寶怎麼了o_o""""
你要去那裡@@?

那個捏本寧我笑了XDDDD

於是我不客氣拿去了~~=v=
然後代親愛的收了那句XDD

Re: No title

宝宝回家了>v<///
但也因此只能——用达令的形容是——零星的溜上来了……><
捏本宁,那个哥哥好囧XDDDD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レールウェイ
INTENTION